第三章  绝望中的河湖 东线取水口安全吗
    东线取水口安全吗

    污染是魔咒,污水是毒液。

    苦难的河流一条条,熄灭的渔火一盏盏。

    淮河的污染惊动了中央高层,南四湖的污染又到了惨不忍睹的地步,中线丹江口以上的水源也很令人担忧,那么南水北调东线江都的源头水质怎样?

    江都位于历史文化名城扬州。扬州地处江苏中部,长江下游北岸,江淮平原南端。扬州城区至今已有近2500年的建城史。

    扬州既是风景秀丽的风景城,又是人文荟萃的文化城,还是历史悠久的博物城。这里有中国最古老的运河,汉、隋帝王的陵墓,唐宋古城遗址,明清私家园林,众多的人文景观,秀丽的自然风光,丰富的旅游资源,让外地人一直仰慕不已。著名的美景瘦西湖就位于扬州市西北部。

    京杭大运河是全球最长的人工河,也是中国唯一南北走向的长河。大运河全长1794公里,在江苏境内有690公里,占大运河的2/5。在江苏境内沟通黄河、淮河、长江、太湖、洪泽湖、高邮湖等水系水网,贯穿徐州、宿迁、淮安、扬州、镇江、常州、无锡、苏州等8市。而它在扬州境内则蜿蜒143.3公里。

    京杭大运河始凿于公元前486年,至公元1295年全线通航,前后持续1779年。在古迹中论资排辈,可以说是一位高龄老人,它的诞生可以追溯到春秋时代。

    而京杭大运河与扬州与江都,有着特殊的渊源。大运河的“第一筐土”,起源于邗城,也就是今天的扬州。《春秋左传》有如此记载:“哀公九年秋,吴城邗,沟通江、淮。”当时,吴王开凿邗沟,仅仅是为了自己入主中原,成就逐鹿天下的霸业。

    隋炀帝时,开大运河连接黄河、淮河、长江,扬州成为水运枢纽,不仅便利交通、灌溉,且对促进黄河、淮河、长江三大流域的经济、文化发展和交流起到重要作用,奠定了唐代扬州空前繁荣的基础。公元605年至616年,隋炀帝曾三下江都(今扬州)。

    江都在公元前153年建县,因江淮之水都汇于此,得名江都。千百年来,在这1300多公里的土地上,孕育了无数灿烂的文明。“春江潮水连海平,海上明月共潮生”的长江风光;“三十六陂帆落尽,只留一片好湖光”的多情邵伯湖;气势恢宏的水利枢纽工程……

    江都地处三水交汇处,物产丰富,钟灵毓秀。江都紧依扬州名城之畔,文化璀璨,源远流长。如果说,“天下三分明月夜,二分无赖是扬州”,体现的是典雅、深邃的扬州文化特色;那么,“春江潮水连海平,海上明月共潮生”,则体现了雄浑、俊逸的江都文化内涵。

    然而,此时的扬州,此时的江都,环境污染非常严重,让人欲爱不能?

    在2001年之前,扬州市的大运河周围有数百家企业,扬州人一直视大运河为污水排放的下水道,直接向其倾排工业废水和生活污水。如果进行南水北调,这些废水将排放到哪里?

    南水北调东线工程,是从位于江都市的长江三江营取水,利用京杭大运河以及与其平行的河道向北输水。显然,三江营取水口的水质,对整个引水工程起着决定性作用。

    此时的江都市有大小80家造船厂。造船,会带来重金属污染,会带来金属氧化物的污染,还会有一些废渣、油料的污染。而三江营正是造船的理想之地,从白天到黑夜,这里到处是焊接的耀眼火花,如火如荼的热闹景象。

    还有,在离江都西闸不到千米的水源地,竟然在河道旁建了个垃圾场!将来这个垃圾场还需要搬迁吗?

    46岁的徐晓东是土生土长的三江营农民,从小就喜欢在江边捞鱼摸虾,对这里的水环境可谓了如指掌。2002年的夏天,他对前去采访的新华社记者这样说,三江营的水质是一天不如一天了。前些年,渔民还能捕到不少鱼虾,可今年,捕不到鱼虾的渔民干脆改行了。

    江都市沿江开发工业园区位于三江营的下游。这里有一个长青农药厂。在这家厂区的附近,有一条宽约3米的河流,整个河水呈现为浑黄色。大桥镇屏江村年过七旬的村民张大鸿痛心地说,这河虽然只有3米宽,但它是当地的一条长距离灌溉河,现在钢管厂、农药厂都将污水排入这个河道里,一到下雨的时候,这些污水都被排入了长江。

    下游长江是感潮性河流,每天有两次大涨潮和两次小落潮,每次涨潮时,下游的水都会被推向上游。三江营下游所建的农药厂、钢管厂、造船厂等,对水源地肯定是极大的威胁。

    作为东线调水的水源地,扬州市邗江区的位置相当重要。邗江三面环水,境内的芒稻河、夹江是南水北调的输水通道,还有一条廖家沟也与三江营长江水相通。作为江苏苏中经济发展的领头羊,邗江的乡镇工业发展势头强劲,尤其是这里的杭集镇乡镇工业异常红火,有包括三笑集团、琼花集团在内的大小企业2000多家,素有江苏“小温州”之称。可那些年,杭集的水环境质量、大气环境质量都在急剧下降。可以说,此时在杭集镇找不到一条河流是干净的。等到汛期过后,好多河水都散发臭味。

    杭集镇杭集村焦坝组位于廖家沟大坝的东侧,该组北面的丁家口与廖家沟相通,是杭集镇向外界排水的一个重要通道。在焦坝组南面约两百米处,有一个企业叫天仙日化有限公司。焦坝组村民宦根林气愤地说:“天仙日化自开始,就不断地向丁家口排污,让我们傍河而居的村民吃尽了苦头!”

    而在焦坝组西面的一条小河沟,整河的水都呈浓黑色,用村民的话来形容:“可以当墨汁用。”黑色的河水不时散发出阵阵的恶臭,刺鼻难闻。

    为了保护生存环境,焦坝组的村民和公司多次发生冲突,有五六名群众被企业雇用的人打伤。

    村民们气愤地说,向丁家口排污的,远不止“天仙日化”一家企业,再加上镇里的生活污水都朝这里排,这水永远都好不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任江苏省环保厅厅长的史振华曾去东线检查一处重点污染源,检查了才发现,这家企业在排污口放一块砖,企图逃过环保自动监测系统的声波监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无论是南水北调东线,还是西线,水环境污染竟然到了令人恐惧的地步,实在让国人震惊!让世界震惊!

    面对如此的环境状况,尽管北方缺水严重,干渴异常,然而北方人岂敢要北调的长江水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