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  绝望中的河湖 黄姜为何成了“黄祸”
    黄姜为何成了“黄祸”

    从碧波荡漾的丹江口水库溯流而上,汉江如丝带一般在陕西南部的崇山峻岭间蜿蜒,成为环境优美的秦巴山区的一道亮丽风景。

    秦巴山区优良的生态,也是我国多种珍贵植物繁衍的乐园。其中,黄姜就是特殊的一种。

    黄姜,一种多年生草质藤本作物,有“药用黄金”之称。秦岭和大巴山区是黄姜的最佳适生区,我国每年由黄姜生产的皂素,已占了世界总量的60%。黄姜在我国的种植,起源于上世纪60年代后期,黄姜的来源主要靠老百姓采挖野生资源。

    湖北省十堰市的郧阳贫困山区,由于历史上国家大型三线建设和丹江口水库淹没,耕地资源非常紧缺,农民人均只有6分土地,如局限于粮油的种植增减,农民们只能维持温饱,很难从根本上脱贫致富。

    1984年,郧西县开始野生黄姜转家种栽培试验,并获成功。这给当地政府和农民以很大的信心。

    秦巴山区特殊的自然生态条件,使得黄姜具有“三高一好”的优势。即:鲜姜产量高,皂素含量高,开发价值高,市场效益好。到了上世纪90年代,在十堰市得到大面积的推广种植,使得黄姜种植加工形成了一个产业。随即,豫、陕、川、晋一轰而上,黄姜种植面积成倍增长。当时,在秦巴山区的湖北省郧西县、郧县、房县、竹山县、竹溪县,在陕西省白河县、山阳县,看不到道路两边和田间山坡有粮食和农作物,而是遍地黄姜。

    在鼎盛的2003年,全国黄姜种植面积近200万亩,其中十堰地区近70万亩,全国的黄姜加工企业近200家,从业人口有近百万之众。而陕西黄姜种植就有60万亩左右,有近百家黄姜企业,仅汉江上游的汉中市就有38家。

    无论是种植黄姜的农民,还是从事加工黄姜的企业,短短几年时间,都获得了可观的经济效益。1990至1995年期间,黄姜在产地的收购价竟达到每斤5元,而由黄姜分离出的皂素,每吨出厂价最高时达到近60万元。

    良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,让许多农民靠黄姜发了财,买上了农用车、盖上了新房,添置了家用电器。搞提取的厂家更不用说了,他们在短短几年内,就赚了几百万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然而,因生产工艺落后。黄姜简单地被粉碎后,放入发酵池,发酵物还要加入大量盐酸才能分解出皂素,这种保持了50多年的加工工艺,导致黄姜加工资源耗费巨大,经过水解和洗涤排出的废液,含有大量的无机酸和有机物,皂素废水污染竟然是造纸废水的12倍,对生态环境造成了极大的破坏。而大量的废水基本不经治理,就直接排入江河水库,造成严重污染。

    据统计,每生产1吨皂素,需鲜黄姜130至180吨,需工业盐酸15至20吨,需“120-汽油”3至6吨,需燃煤40至50吨,需消耗水400至500吨。

    如果哪条河流支流上有一个黄姜加工厂,那么支流水就非常黑,酸性非常大。

    由于黄姜酸解废液含酸高、胶质重、色素浓,轻则导致人畜饮水困难、农作物减产,重则破坏森林、植被、导致土壤酸化、影响地下水,污染水源。

    走进黄姜加工企业,你可以看到,生产车间内气味刺鼻,生产废水呈黑黄色,表面布满白色泡沫,因加工中大量使用盐酸,连空气中也弥漫着令人恶心的味道。

    据当地环保人员介绍,加工黄姜所产生的废水如果不经处理,其COD(化学需氧量)含量可达到每吨6000至8000毫克,而满足饮用水标准的二类水COD含量只有每吨15毫克,可见其对水质的危害。

    因黄姜加工的污水很多都排入了当地的河流,让河水明显泛黄。尽管当地有关部门也要求这些企业采取治污措施,但由于治污成本过高,不少企业还是会采用偷排的办法,来降低治污成本。在一些小工厂外,经常可以看到污水直接排入河里。

    而黄姜加工厂排出的废水,严重污染了当地许多小河小溪,不仅使百姓生活用水受到影响,也给即将开工的南水北调中线水源地带来严重威胁。

    安康市环保局的一位工作人员并不讳言:“如果各项环节运转良好的话,污水处理能将COD含量降到每吨300至500毫克,但要达到《污水综合排放标准》所规定的100毫克标准尚有难度。”

    对于黄姜行业的污染排放,国家尚没有制订出相应的排放标准,环保部门参照的是国家污水综合排放一级标准。然而,国内的黄姜加工企业还没有一家能够达到。

    湖北省郧西县,号称“中国黄姜之乡”,当地农民都将黄姜看着“黄金”。

    丹江口水库是由汉江等河流汇聚而成的,作为南水北调中线水源地的汉江,在丹江口以上流域长918公里,跨越陕西汉中、商洛、安康和湖北的十堰等城市,集水面积10万平方公里。根据规划,丹江口水利枢纽蓄水运行后,控制汉江流域面积的60%和水量的76%。

    许多黄姜加工企业废水直排汉江,这就造成了对中线水源区水质的严重污染。

    汉中平原的城固县是一个传统的农业大县。在城郊的稻田里,千百年来一直流淌着众多的小河小溪,它们灌溉着农田,滋润着肥沃的汉中平原。

    而随着黄姜产业兴起后,这些小河、小溪里的水不再清澈了,散发出一股股怪味。汉中平原是一个盆地,这里的水流无处可去,最后都流进了盆地中央的河流里面。

    城固县境内的许多河流,都因黄姜加工厂的建起,两三年后就开始变臭变脏。

    当地村民们反映,要是不下雨的话,气味特别大,冲鼻子。碳氨一样的味道,把秧苗都蛰死了。小河、小溪里的水变了味,无法灌溉庄稼,城郊大多数水井里的水味道难闻得很,也不能饮用,连120深的深水井吃水吃不成了。

    许多当地村民还说,如果是用这水做饭,饭就是臭的,如果用它洗脸,那个脸盆都是臭的。村民们用这种黄姜水洗澡,身上就会到处长疙瘩。

    因为污染问题,当地一些村民还与生产厂家发生过严重冲突。如在城固县三何乡龙王庙村,许多村民发现,从井里打出的水放入茶叶后,很快呈酱紫色。村民认为,这是附近一家黄姜加工厂对水质造成的影响,便将黄姜加工厂砸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汉江下游的丹江口水库,就是南水北调工程的重要取水点。如果这里的水源被污染了,国家花重金调往北方的水又有什么意义呢?

    黄姜加工的污水,无论是直排小溪,还是流入小河,最终都注入了汉江,让它成为高悬在汉江水源保护空中的一把“达摩克利斯剑”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