尾声 归去来 李春雷:水旱相宜人欣慰
    水旱相宜人欣慰

    ——读赵学儒报告文学《向人民报告——中国南水北调大移民》

    李春雷

    从某种角度说,中国的历史就是一部治水史,一部移民史。

    相信人们都知道一个说法,就是如果一个人的小脚趾上有两个小指甲的话,那么他就是从山西省洪洞县老槐树底下走出来的人。

    小时候,和伙伴们议论此事时,也曾低头查看自己的小脚趾,做一个验证。虽然证实了这一点,但却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为什么会从山西跑这么远到河北来,到全国各地去。

    是的,这就叫移民。

    赵学儒的长篇报告文学《向人民报告——中国南水北调大移民》以详实的资料、动人的故事、充沛的感情给我们描绘了一幅中国移民的大画卷。

    这些文字是让人辛酸的,纠结的,也是让人感动的,欣慰的。关于治水,关于移民,我们有太多的话要说。

    作者讲述移民,从水开始,从旱灾开始,引用了大量确凿、详实的资料列举旱灾带给人类的罕见灾难。

    江河竭,种粒绝,赤地千里,“草根树皮,搜拾殆尽,流民载道,饿殍盈野,死者枕藉”。所以,为渡难关,“添粮不敌减口”,“卖一口,救十口”。而“妇女幼孩”则是为渡此难关的最“佳”牺牲品。“妇女幼孩,反接鬻于市,谓之菜人。屠者买去,如刲羊豕” 。

    可怜这些妇女儿童,为救自己的家人,被亲人卖掉,生生做了别人的腹中餐,想来他们心中有多少不甘与愁怨!

    “易子而食”,“人相食”,这些遥远的噩梦曾经那么真实地存在于我们的先祖身上。读来让人怵目惊心,不寒而栗。多么可怕的旱灾呀!

    可是水多亦为患。作者的笔触又带着我们转入另一个画面。“汉江水涨,堤防悉沉于渊。飘风刮雨,长波巨浪,烟火渐绝,哀号相闻。沉溺死者,动以千数,水面浮尸,累累不绝” 。

    旱灾水患像两条恶魔巨蟒吞噬着炎黄子孙的血肉之躯。

    而现代的我们,对于这两条巨蟒也并非陌生。1998年的抗洪抢险,2010年的西南大旱,他们的恐怖背影相去不远,离去的脚步声依然回响在我们的心头。

    水满为患,水涸为灾。只有水旱相宜才是人类生存和发展的幸事。为了使水与我们人类相处和谐,治水,成为历代执政者的必然行动。移民,就这样以它的特殊身份诞生了。一代代移民为了治水离开了自己的家园,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。

    南水北调是当今世界最大的调水工程,是当今党和政府实施的利国利民的又一个国家行动。因为建设南水北调工程,又有许多水泽居民成为一代新的移民。

    过去,由于我们国家条件所限,移民的生活不能得到很好的安置和发展,移民为此经受了很多苦难,有的人一生历经多次移民。书中的何兆胜就是一个例子。只有到了现在,移民的生活,才能“搬得出、稳得住、能发展、可致富”。

    作者通过南水北调丹江口库区移民的故事,讴歌了党的好政策,介绍了移民工作的艰难和繁琐,赞颂了辛辛苦苦工作的移民工作者和移民朋友们“舍小家、顾大家,为国家、建新家。”的奉献精神。

    若不亲身经历移民的生活,不走近那些移民工作者,你难以想象移民的工作有多难,有多细致。“白加黑”,“5加2”,“雨加晴”,连续繁重的工作考验着移民工作者的爱心和毅力,甚至有人为此而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。《向人民报告——中国南水北调大移民》,让我们了解了他们的生活,走进了他们的心灵。后半部分的故事感人至深,让人几次泪眼晶莹,不禁为这些移民工作者的忘我精神赞叹,歌咏。

    《向人民报告——中国南水北调大移民》,洋洋洒洒20多万字,分六大部分,结构恢宏,语言丰富多彩,让我们的心灵在纠结中感动,在感动中心疼,在心疼中又得以安慰。

    赵学儒是从事水利报道工作的记者,是真正的水利人,多年的工作积累,使他掌握了很多资料。历时近百天不辞辛苦的采访,又为他丰富着作品的枝干和叶脉。《向人民报告——中国南水北调大移民》既是丹江口移民的文学缩影,也是赵学儒创作上的一个高度。在此,为他道一声“祝贺!”愿他百尺竿头更进一步!

    李春雷系中国报告文学学会副会长、河北作家协会副主席,著名作家。

    注:1.有事请与中国水利报记者赵学儒联系。电话:13366992255  010-63205037

    2.如果核实内容,可百度一下“赵学儒”或“《向人民报告——中国南水北调大移民》”

    3.照片由河南移民办提供